首页 > 研究与借鉴  

许嘉璐:当今世界文明格局中的中华文化

来源:    时间:2017-10-17   【浏览字号:
 中华民族从传统文化及民族集体记忆中汲取了那些特色突出、保证民族几千年延续壮大、最适合这块国土上人民理想追求和风俗习惯的因素,一起开掘之、熏习之、人人乐而道之。
  当代自然科学愈益证明,宇宙是个整体、一切事物的共同源头;组成宇宙的各个部分,彼此有着极其复杂奥妙的一致性和关联性。但是人类却越走越背离这一真理,人类的自残也日益加重。多国的知识精英已关注到这一令人类沮丧的问题,并反复指出:21世纪,世界文明已经走到一个180°的拐点,面临一个全面覆盖人类社会活动的空前变革:经济、政治、军事、科学,社会结构、国际关系、人文思想……无远弗届。
  这一巨变的实质是什么?前因后果何在?人类应该如何应对?中国人在其间应该并且能够为人类做些什么?
  世界文明的这一转向来得并不突然,也非偶然,尤其是在惯于和善于洞察世事古今的智者眼里,一点不值得惊诧:事态本该如此。这是因为,西方自中世纪神权高于一切欧洲大地暗无天日之时已经埋下并孕育了这一切的种子;随后的“文艺复兴”以恢复古希腊智慧为旗帜,催生了西方式的“民族国家”和“工业革命”——即学界所说的“现代”。
  现代一路顺风,从17世纪中叶起就与“殖民”、侵略、屠戮相伴而行,犹如一个硬币的两面。工业化本由欧洲崛起,一战之后“现代”科技、经济、文化逐渐变成美国独大,尤其是二战后,“民主”“自由”“进步”“对人类的责任”构成了“美国梦”的内核、软实力的主力军,一时间,人类文化美国化的声调压倒了一切。但好景不长——200多年的“现代”所得出的经验和“科学认知”怎么能彻底推翻人类几千年的文明积累?当资本主义走向极端、个人中心主义击毁了社会结构、被压榨多时的殖民地渐渐苏醒、各民族的信仰和传统岌岌可危时,“物质第一”“技术至上”的神话就破灭了。
  五大洲众多民族日益看清了经济全球化的定义并非只有一种。“硬实力”举世无双的美国,喊着人类“多元文化”的口号,干着“文化一元”的实事。经济、军事、科技等等都离不开文化,“硬实力”和“软实力”不是二元的,更不是对立的;同时,多元,其中就暗示着可以有一元是领袖,是楷模,是霸主。因此,近些年“文化多样性”一语渐有取代“多元化”之势,越来越多的民族发出了抢救、保护、弘扬本民族文化传统的强音,纷纷采取了多种行动。
  开启了现代科技时代的牛顿、笛卡尔那几代精英、伟人,自认为他们苦苦探寻到的客观世界规律是“绝对真理”,绝对不会料到仅仅过了200多年,他们开创的新时代,就把人类控制自然、掠夺自然、崇拜物欲推到极致。原初并没有真正泯灭的祖先对宇宙、对群体、对人生朴素的体悟再次长出了新的枝丫,而从牛顿到玻尔的巨大贡献也被作为营养物留下,起到了催生、助长的作用。
  在回顾全世界的情况后,再来简略地看看中华民族文化在“现代”演变过程中的情况。
  中国是在被肢解、残杀中被动地跨进“现代”的,而真正能够主动地、按部就班地,在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虚心地向外部学习,进行自身的现代经济建设,是在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后才开始的,大规模的全国性现代工业建设还是等到上个世纪80年代才得以实施。换言之,在我们逐渐开放与改革时,正碰上西方资本主义的最极端形式——新自由主义最得意忘形的阶段。与诱人的“经济全球化”相伴出现的,则是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的问世。福山这部大作或许被许多人视为对美国式制度和文化的庆功歌,不成想,竟成了文化一元化、世界美国化和新自由主义的安魂曲。西方,尤其美国的经济屡屡跌跤,地球资源日益枯竭,生态环境急剧恶化,许多国家贫富差距迅速拉大,无处不在的不平等不停地引发社会骚乱、冲突和战争……这让很多民族清醒了——原来,在发展、“进步”的另一面,还有着欲望膨胀、道德沦丧、传统丢失等等恶劣现象,如果任它如此下去, “一元文化”将垄断人类的灵魂,地球上除了少数的“最后之人”,其他种姓、民族和阶层都将沦为科技时代的新式奴隶。
  中华民族,是吞食苦涩甚多而恢复最快的民族之一,无论城乡居民、国家领导层,都从传统文化及民族集体记忆中汲取了那些特色突出、保证民族几千年延续壮大、最适合这块国土上人民理想追求和风俗习惯的因素,一起开掘之、熏习之、人人乐而道之。反思过往百余年,环顾世界五大洲,凡跟风而视自己传统如垃圾者,大多暴起而速落,陷于种种“主义”旋涡难以自拔。“他者”的覆辙教育了中国人:民族传统丢不得,只有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上种植的树木才能根深叶茂,不惧风暴雷雨,永世常青。
  中华文化也面临着自身的发展问题。其一,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主要靠师生相承、家庭熏染、文献文物、礼仪风俗。弘扬优秀传统,四者不可缺一。而今,人才的培养,尤其是大家、通家的培养乏力;家风、家规的形成尚需时日;文献、文物的保护研究亟须加强;礼仪风俗的养成招数不多。改善这些方面的窘境,关键在政府的引导和扶持以及专家的无我奋力。其二,中华传统文化的三根主干是儒、释、道,影响城乡百姓。如果塾师、和尚、道士,满口经典中语或“行话”,多数听者大概就会掉头而去,在这点上儒家更应注意。现在到了学者向老百姓讲清楚优秀传统文化的时候了。其三,世界如此糟糕,根源就在损人利己的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扭曲污染了原本清净的人心。幸亏历史造就了中华文化,当今又一次焕发青春,我家之宝可以对治世界之所缺。而中国有着贡献民族智慧于世界的义务,是根据“推己及人”“和谐万邦”“天下大同”等世俗的伟大信仰所归结出的责任感。
  但是,我们还没有做好尽这份责任的准备。首先,认识到历史和现实赋予我们的责任者太少。其次,善于深入浅出,把民族文化的真谛表达出来的人也少。此外,精通一门以上外语、深刻把握中华文化而又了解某一国家或地区文化的人尤其少。要之:缺人才!这是断了母亲乳汁太久了的缘故,也是百余年来“重理轻文”的必然后果。永记历史,一秉初心,立德树人,埋头苦干,这或许是我们强身的总体方案!
 许嘉璐,江苏省淮安市人,1937年6月生于北京。曾担任第十、第十一届民进中央主席,第九、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现任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主席,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理事长,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中国文化院院长。主持《文白对照十三经》《文白对照诸子集成》《二十四史全译》等多个国家大型文化工程。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09026934号-1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