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篇  

历史文脉

来源:    时间:2010-07-28   【浏览字号:

 

按照“两城、三区、两轴”的空间布局,通过“三孔”及鲁故城大遗址保护、寿丘少昊陵大遗址保护、“两孟”及邹县故城大遗址保护、峄山及邾国故城大遗址保护、孔子诞生地尼山遗址保护、孟子诞生地九龙山生态及遗址保护等一系列重点工作,梳通理透曲阜、邹城的文脉、圣脉、水脉、绿脉、路脉、气脉,推动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及文化资源的整合提升,勾勒文化胜地的整体框架,形成独具特质、令人神往的文化空间。

      一是“孔孟文化轴”。以“三孔”、“两孟”南北对称的孔孟文化轴,象征以儒家思想为主干的中华文化。重点是“两大组团,一条轴线”。北部曲阜城区突出鲁故城大遗址组团保护,包括孔林、孔庙、孔府,奄国故城、鲁国故城、汉故城、明故城,以及周公庙、灵光殿、望父台、襄仲台、两观台、孔子故里、孔子射羿处、洙泗书院、颜庙、颜府、鲁泮宫、古泮池、舞雩台等,形成曲阜的核心与灵魂。中间以孔孟大道相连,从北向南经过孔子研究院、论语碑苑、孔子博物馆、孟母林,孟子诞生地九龙山凫村等。南面邹城城区突出邹县故城大遗址组团保护,包括孟府、孟庙,邹县故城,子思书院、孟母三迁祠、孟母断机处,钢山、铁山摩崖石刻等,形成邹城的核心与灵魂。南北两大遗址组团沿孔孟大道南北一线展开,呈哑铃式分布,并以此作为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融合发展的轴线和文脉。

      二是“华夏文化轴”。以九龙山与寿丘、少昊陵南北一线,北至大汶口遗址和泰山,南至野店遗址、邾国故城和峄山,有着中华人文始祖的纪念意义,是“中华文化标志城”之所以称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内涵所在,也是孔孟儒家文化发源发展的历史文化根脉。

     “华夏文化轴”由北向南,依次包括泰山文化中轴线和大汶口遗址组团;寿丘、少昊陵大遗址组团;九龙山生态和文化遗址组团,包括汉鲁王墓、明鲁王墓,孟林、孟母林,以及一系列大汶口、龙山文化遗址;峄山和野店遗址、邾国故城遗址组团。

      其中,寿丘大遗址组团包括少昊陵、云阳山、景灵宫、太极观、宋仙源县城、县衙、县学、大汶口文化遗址、寿丘古地质地貌及古人类活动遗址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历史和美学价值。宋真宗“推本世系,遂祖轩辕”,县治从鲁城迁至黄帝诞生地寿丘。“建景灵宫,祠轩辕,曰圣祖;又建太极宫,祠其配,曰圣祖母”。元忽必烈入主中原,推崇黄帝,遂下令重修景灵宫。据元人周伯琦《重修景灵宫碑》记载,景灵宫“总千三百二十楹,其崇宏壮丽无比”。面积达1800亩,相当于今曲阜孔庙的3倍。现宫殿遗址完整地埋于地下。景灵宫遗址之北50米为黄帝之子少昊陵墓,占地2.5万平方米。宋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大修少昊陵,用2662块磨光料石叠砌成梯形石陵,世称“万石山”。因形似金字塔,后人称“东方金字塔”,经历代修复,保护完好。

      寿丘大遗址具有重要的始祖文化地位。《帝王世纪》记载:炎帝“初都陈,复徙鲁。”《史记·正义》记载:“黄帝生于寿丘。寿丘在鲁东门之北”。《帝王世纪》记载:少昊帝玄嚣“邑于穷桑,以登帝,都曲阜”。少昊创立凤图腾,在位84年,寿百岁,崩葬于寿丘云阳山,寿丘因称“少昊之墟”。《史记》记载“舜作什器于寿丘。”三皇五帝中至少有四个在寿丘留下古迹,或生于此、都于此、葬于此,或在此生产、生活。寿丘地下密集层叠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遗址考古发掘表明,司马迁等关于寿丘始祖文化的古文献记载,有着考古学证据的相互印证。神农炎帝、轩辕黄帝、少昊、虞舜等传说中古部落首领或人文始祖的活动时间,恰好大致处于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时期。

      寿丘大遗址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民族与文化融合的见证地。泰山周围、黄河中下游的东夷昊族集团,与沿黄河而下的西部炎黄部族集团,在这一广阔区域相遇并融合交汇,留下中华民族童年时期最为波澜壮阔、引人遐思的美丽童话。考古学已经充分证明,中华文化是多元起源、一体汇聚的。中原文化东渐,良渚文化北上,与大汶口文化特别是龙山文化西进、南下,在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黄帝生于寿丘,而少昊帝既是黄帝之子、又是东夷部族首领,都于寿丘,这是黄河流域东西两大部族联盟长期通婚融合的有力印证。

    寿丘大遗址具有重要的文脉象征意义。这里处于泰山、大汶口、九龙山、峄山的中轴线。从历史发展看,中华文明在这一线传承几千年,上接“沂源猿人”、“新泰智人”,经后李文化、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而绵延不绝,下连夏商周三代文化,并直贯秦汉,独立起源、历史久远、连续传承、相贯而生、谱系完整、从未中断,一环接一环、一浪高一浪地向着文明社会奔腾不息,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中殊为罕见。一系列重要古遗址、古群落沿这一轴线密集排列、层层叠加,不少文化堆积达数米之厚,时间持续数千年之久,上下纵跨四五个文化代,其历史遗址之多、聚集群落之密、文化堆积之厚、延续时间之长,是少有的。

      同时,寿丘大遗址又是自古所称“圣脉”的重要节点。所谓“圣脉”,是指从尼山经过防山到寿丘连绵不绝的一道高丘,自寿丘转为暗脉,一直到孔林。孔子思想影响中华文化两千五百年,是中华文化的核心和主干;孔子又是此前两千五百年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孔子的思想理念来自宗周和周公,但他作为殷商后裔,包括“仁”等一些重要概念却源自东夷,继承了自炎帝、黄帝、少昊,尧、舜、禹以来,黄河流域各部族集团乃至更广范围民族融合发展的文化基因。因此,寿丘大遗址保护和“华夏文化轴”的梳理,对于展示中华文化多元起源、一体汇聚的壮阔画面,确定孔子儒家学说的思想来源和历史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10007399号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