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视点  

山大打造世界儒学中心

来源:济南日报    时间:2012-03-01   【浏览字号:
    2月16日,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整合组建大会暨山东人文社科研究协作体揭牌仪式在山大中心校区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院长许嘉璐在致辞时呼吁,儒学研究者需要清醒地认识儒学研究所面临的形势,做学问时一定要走出儒学的“小圈子”,“所谓的‘儒学热’我认为目前还不存在。”许嘉璐说。
    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认为,儒学在中国历史上具有价值引领作用,对中国人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表示,新组建的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将坚持高起点、高水平的学术标准,在尊重学术发展规律的前提下,通过自身扎实的努力,将其建设成为传承与创新中华文化的国家中心、复兴人类文明的东方中心、儒学走向世界的世界中心。
    自我打趣笑称“赶鸭子上架”
    2月16日上午,当许嘉璐起身准备发言时,台下师生立即报以热烈掌声,随即会场恢复平静,大家静待这位院长的致辞,但却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拿自己开起了玩笑。
  许嘉璐用一个比喻解释了内心的“忐忑”,“我是一只鸭子被赶到架子上面,所谓赶鸭子上架,因为我一直坚持说我既不是儒学家,也不是哲学家。在这两个领域,我只是一个有兴趣的票友。票友当然是有兴趣的,为什么我要加上这个附加语?因为有的名票是可以上台唱主角的,不管是各种戏,京剧还是其他戏曲,都有这样的先例。”
    许嘉璐表示,他最大的期盼是能有杰出人士接任他的院长职位。“这不是我想卸下肩上担子,而是标志着山大儒学高等研究院又向前跨进了一大步……因为儒学高等研究院设在山东大学。”许嘉璐说,山大成为中国最有名的高等学府之一的原因就是人文社会科学,在这样一所学校担任院长,师生、社会对他的期望不言而喻。他坦言,“这不是我的个人学养和能力所能完成的。”
    许嘉璐以自己的任职经历解释,任何机构的调整,出发点都是为了整合力量,实现“1+1>2”的愿望,但整合之后总有一段磨合期,“我们要尽量缩短磨合期,因为我们的环境、整个的学术文化环境还并不那么优越,我们没有时间,没有那种权利在我们之间的磨合上浪费更多青春,浪费更多财力。”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在整合之后,目标直指世界儒学中心,以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作为榜样。对此,许嘉璐颇有信心,在演讲最后他表示,“我现在多少有点从被动担任儒学高等研究院的院长到现在有点主动了,还没完全主动。我们的下一代,也许等不到我们再传的一代就可以实现,因为在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财力、人力和本体的学术积淀远超过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的一个亮点,这就是山大整合后的儒学高等研究院。”

    儒学还只是报纸上的“豆腐块”
    许嘉璐在揭牌仪式演讲中表示,他不认为现在中国处于“儒学热”时期,他每天浏览十几份各类报纸,发现有关儒学的文章“不过几十版报纸当中的一个豆腐块”,这就说明只有知识精英中的一小部分开始了“自觉”。
    “在人文社会科学里,我们儒学又是很少的,所以如果把我们沙龙的窗子关起来,我们的屋子里可以热热闹闹,而一旦走到广阔天地里去,我们会感到我们是寂寞的。”许嘉璐把儒学的研究比喻为“学者俱乐部里面的热题”,并称当代儒学失去了教化功能,这是儒学研究者所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正因为如此,所以在研究院近期的设想中大家已经听到了,我们要高端研究与普及兼顾。”他说,虽然儒学学者还是应该在象牙塔里面做学问,但是却必须对社会抱有开放性的心态,清醒地认识当前儒学研究所面临的形势。
    许嘉璐认为,必须让山大儒学高等研究院对外开放,并且保持清醒的头脑,“山大高等儒学研究院向全省开放、向全国开放、向全世界开放,要把我们放到更广阔的领域当中,让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
除了空间上的开放,许嘉璐还提到了对待其他学说、甚至是西学的开放。“中国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战争,最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存共荣,这是在全世界唯一的可贵的不同文化相融、共进的典型例子。可是,中国还没给世界一份圆满的解开这个谜的答卷。我觉得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学习的,去攻克的;而攻克时一定要走出儒学的小圈子,像我们上一辈的巨匠。”
    山大搞儒学“舍我其谁”
    山大儒学高等研究院成立于2010年4月21日,为山东省人民政府与山东大学合作共建。2012年1月,山大研究决定,将原儒学高等研究院、儒学研究中心、文史哲研究院和《文史哲》编辑部进行整合,组建了新的儒学高等研究院,希望借此把山大建设成为世界儒学中心,使儒学率先成为世界一流学科,进而带动相关学科快速发展。
    山东人文社科研究协作体是由许嘉璐提议创设的山东省内的人文社科研究平台。协作体兼具民间机构与实体性组织的二重功能,以重大课题为纽带,整合省内、乃至国内外学术资源,对齐鲁文化的不同模块,如孔孟文化、稷下文化、泰岱文化、蓝色海洋文化、沂蒙红色文化等以及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尼山论坛、鲁南文化经济示范区建设等重大现实性问题展开研究。
    许嘉璐称,山大整合力量“四院合一”来研究儒学,他感到非常的“欣喜”,“民族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这两样东西不是任何高明的人能够发明的,也不是异域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能够移植的。它只能在历史的土壤上成长起来,吸纳今日之水、空气和营养,是在祖宗基础上生发的,又超越我们祖先的那种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因此,在这个时候,山大整合力量,大家抱成一团来研究中华文化的骨干——— 儒学,这是适逢其时的。”
    许嘉璐表示,山大地处的孔孟之乡,是儒学的发祥地,所以山大在儒学研究领域中具有“舍我其谁”的责任,“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职责,而山大及时地、勇敢地承担起这副重担,我的确感到高兴。”
    “一个民族的文化自觉并不是指这个民族的所有的成员都自觉,因为自觉需要有一定学养,需要有一种科学思维。民族的自觉不外乎执政者的自觉和社会精英的自觉,有了这两种自觉就可以带动整个国家与民族沿着科学的道路向前进。”许嘉璐说。
    儒学不能停在古代,还需关注当代
    许嘉璐呼吁儒学研究者应该关注当今社会问题,但是方法需要改变。他说,在面临当今的一些社会危机、环境恶化等问题时,一些学者仅仅是把古代先贤的一些观点重复出来,表示当代的一些问题是因为违背了古人的话。“作为儒学高等研究院,我想我们更应该深化,从学理上、从事实上、从历史角度多方论证当下的问题根源是什么,外力是什么,历史的原因是什么,开出我们自己治疗这一弊病的药方。但是,同时还要有另外一个心境,自己并不是天下唯一的最高明的医生,也允许他人开出另外的良方,只有这样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过程当中社会有他自身的规律会选择。”
    许嘉璐说,山大儒学高等研究院在关注当下时要不断深化,不能仅仅停留在论证古代,“我们不能面对着社会的种种危机时觉得与自己无关。”

                                                                (项目建设处 辑录)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09026934号-1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