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名人  

子思与邹城因利河

来源:    时间:2014-10-04   【浏览字号:
     战国时代,孔子的孙子子思在邹城建学宫,办私学,广收学子,一改以往只有贵族子弟才能入学的传统,让平民的孩子也可以上学接受教育。学宫的前面有一条玉带似的小河流过,终年不干涸。后来的老百姓感念子思的恩情,把这处学宫叫作子思书院,把这条绕城南而过,又从子思书院前流过的美丽河流叫作因利河,取因此而得利惠民之意。后人留下多首谒子思书院的诗句。明代官员韩世能写道:“圣学传心不在多,韦编三绝又如何。孙能念祖时中脉,揭出微言永太和。”明代李化龙也有诗曰:“四楹精舍对南山,天下中庸在此间。一自微言绝孟氏,至今谁复叩贤关。”

历史往往有许多的巧合和变数。公元前614年,邾国被称为“养民之君”的邾文公为了躲避战乱和水患而“卜迁于峄”,就是现在的峄山之阳郭山之北,至今仍有邾国故城的城墙根和许多的遗迹供后人凭吊。一千多年以后的南北朝时期,邾国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邹县。当时的县城因为峄山之阳缺水而不得不迁到岗山之阳的因利河畔。经过几个朝代对城墙的陆续修建,到明万历年间一圈城墙已经很是高大宏伟了。城内约五里,有四个城门,东曰瞻岳,南曰崇教,西曰襟济,北曰近鲁。南城门和东城门外都是因利河,南门外的桥叫作因利桥,东门外的桥现在叫作东关大桥。城内东西二百五十步,南北二百七十步。

因为子思,也因为孟子,更是因为这条长年能提供优质水源的因利河,后世许许多多儒家的追随者们因为仰慕孟子而爱上了这方水土。唐代韩愈尊崇孟子,认为孟子“功不在禹下”,在历史上为提升孟子的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的后人因此在孟府孟庙附近定居,繁衍生息至今。邹城有句口头禅:董半城,徐半边,韩家占了整南关。韩家胡同,韩家鹁鸽楼至今仍在,韩家祠堂遗迹仍依稀可寻。更有许多的古建筑遗存和碑刻、诗词在昭示后人,这一带地方曾是许多的文人墨客达官显贵流连栖息之所。沿着如今的因利河走一走,冷不丁你会发现,这块是宋代的砖,那块是唐代的瓦。

邹城古县志记载:“凫峄耸于前,岗山倚于后,左环九龙之峰,右带白马之河。”“南至南京,水路计一千七十里,陆路计一千五百里。北至北京,水路计一千二百八十五里,陆路计一千五百里。适两京之通衢也。”邹城自古就是人杰地灵之所,当然也是适合人类生存繁衍之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像滔滔江水,永不停息,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城墙没有了,城门没有了。原来建在城外的孟府孟庙现在举目可见。原来城墙内的南马道、西马道依然叫马道,但再也不可能跑马了,成了环河商业街。社会发展了,人口增多了,沿河商家店铺林立。人们向因利河索取得太多,因利河承载了过多人类强加给它的不幸。它的水不再清澈,沙滩不再洁净,鱼虾逐渐减少甚至绝迹了。昔日哺育人类的母亲河变成了一条运送垃圾的臭水沟,让爱这条河的人们叹息,期待着因利河能恢复往昔的神采。

整治因利河,清理发掘那些被历史尘埃掩埋的碑碣时刻,古迹遗存。在最近整修因利河的过程中,在子思书院遗址发现了大量碑刻,曝书台遗址也再次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些碑刻和遗址仿佛一位耄耋老者在悠悠地讲述两千多年前子思作《中庸》曝于此台的故事。附近发现了汉代人垒的河坝。可以推测,因利河在汉代经过了整修,当时发挥着重要的防御、泄洪作用。

相信不久的将来,因利河沿线将是步步有风景,处处有文化,成为集山河之秀丽,汇儒家文化之大成之地,呈现出水清岸绿的新景象。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09026934号-1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