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篇  

孔子学院与中国公共外交

来源:    时间:2016-04-29   【浏览字号:

    伴随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和综合国力的提高,世界了解中国的要求进一步增强。对外汉语教学作为教育文化交流的一种重要形式,有利于汉语的国际推广,加强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全面了解。以汉语国际推广为主要使命的孔子学院,成立以来发展迅速,采用灵活的手段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在中国公共外交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大大拓展了中国的外交空间。

  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了解中国的要求提升,这催生了世界范围内的汉语学习热。为了促进其他国家对中国的认识和了解,满足其他国家人民学习汉语的要求,中国借鉴一些西方国家的做法,设立了孔子学院,以加强汉语和中国文化的国际推广。孔子学院因此成为了汉语国际推广的世界品牌和中国公共外交的重要活动。

  孔子学院成立的主要动因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稳定持续发展,对外贸易不断扩大,中国逐渐融入全球经济体系,成为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量,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日益增强。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大大提高了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中国在国际上越来越多地受到关注。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和综合国力的提高,世界了解中国的要求进一步增强。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迅速发展和国家实力的增加缺乏了解,甚至因此而产生误解和错误认识,这是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在外交上所不得不面对的严峻挑战之一。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威胁论”及其变种“中国风险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分裂论”等等,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不时泛起。这些对中国的看法,如果不是某些人别有用心的煽动,对于大多数国家的民众来说,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对中国的认识和了解而造成的。面对“中国威胁论”,中国提出了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及“和平、发展、合作”的外交政策,以缓解和消除世界上许多国家对中国迅速发展所产生的不安和担忧。可以说,中国的迅速发展对新时期中国外交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国外交不仅需要明确的战略与政策,还需要不断拓展外交空间,提出具体详细的行动方向。就依然在世界许多国家不断蔓延的“中国威胁论”而言,除了要明确阐明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立场之外,我们还需要促进和加强其他国家和人民对中国的了解和认识,而公共外交可以作为实现国家对外政策的手段之一。

  中国的公共外交与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是一致的。中国公共外交的目标是“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世界”。中国的公共外交活动,尤其是其中的各种文化交流活动,加强了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人员往来和相互了解,有助于消除各个不同国家和人民之间的误解,共同促进世界和平。对外文化交流活动肩负着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历史重担,在介绍历史的中国、文化的中国、现实的中国、发展的中国以及向世界展示全面的国家形象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感知中国”“春节品牌”系列文化活动到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的“艺术之旅”,从塞万提斯“中国主宾国”活动到以色列“中国文化节”,从西班牙“中国艺术节”到“巴黎·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从赫尔辛基“中国春节庙会”到“凡尔赛宫中国文化之夜”,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这些文化交流活动不断增进了中国人民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为“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世界”发挥了重要作用。

  进行公共外交活动是与国际局势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相联系的。从国际经济贸易关系方面来看,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日益密切,相互依赖性增强。在全球化经济时代,一个国家经济的成败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密切相关,其对外经济政策的得失与全国人民的生活有着直接的联系。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对国家政策的关注不再仅仅限于政府部门的官员,普通民众对国家政策的制定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也会更多地参与政府政策的制定。所有这些使每个国家的政府在制定对外政策时,都不可能不对国内舆论置之不理。正是由于公众舆论对国家对外政策的这些影响,任何国家政府在制定对外政策时,不仅要顾及国内的公众舆论,同时也试图在其他国家争取或制造有利于自己国家利益的公众舆论,对于今天日益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来说,也不例外。

  通过语言教学等形式的教育文化交流,公共外交可以加强其他国家公众对自己国家政治、经济、社会以及文化的了解,进而取得外国公众对自己国家政策的理解和支持,因此,公共外交作为对外政策手段,它的作用也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的发展与孔子学院

  对外汉语教学是中国改革开放大局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发展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对于向世界推广汉语,传播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增进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扩大中国与世界各国的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以中国语言和文化的国际推广为主要任务的孔子学院,成为21世纪中国公共外交重要活动之一。

  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始于1950年。当年,清华大学筹建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专修班,接待了新中国第一批外国留学生。这是我国第一个专门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机构。1952年,根据政府间协议,著名语言学家朱德熙等人首次赴保加利亚教授汉语,这是解放后我国向海外派遣教师教授汉语的开始。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国对外汉语教学事业遭到了严重挫折,留学生纷纷回国,北京语言学院解体。被派往外国任教的教师也大部分撤回。

  1978年以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和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国对外汉语教学事业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阶段。1987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2006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更名为“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简称“国家汉办”。

  最近几年,随着世界各国对汉语教学需求的持续扩大,学习汉语人数迅速增加,“国家汉办”所领导的汉语国际推广工作取得长足、全面的发展。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其所承办的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的建立和迅速发展。从2004年开始,中国在借鉴英、法、德、西等国推广本民族语言经验的基础上,探索在海外设立以教授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为宗旨的非营利性公益机构,取名为“孔子学院”。2004年11月,全球首家孔子学院在韩国成立;2007年4月9日,孔子学院总部(Confucius Institute Headquarters)在北京挂牌,它与“国家汉办”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境外的孔子学院都是其分支机构。

  孔子学院主要采用中外合作的形式开办。虽然中国设立孔子学院借鉴了德国、西班牙、英国和法国等国家的经验,但却形成自己独特的办学模式。首先,从一开始,孔子学院坚持中外合作办学和自愿的原则。根据《孔子学院章程》规定,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首先由外方自愿提出申请,中外双方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签署合作协议。其次,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根据各国(地区)特点和需要,采用灵活多样的办学模式,进行丰富多彩的汉语学习和中国文化推广活动。在世界各地所开办的孔子学院中,有的以在中小学的汉语教学为主,有的以在大学的汉语教学为主;有的以课堂教学为主,也有的利用互联网络技术以远程教学;有的以中国戏剧、电影、武术、中医、旅游为特色;有的以学校学生为主要学员来源,也有的主要是满足社区各界人士对汉语学习的要求。最后,中外方的共同投入成为孔子学院成功运行的保障。2008年以来,在全球经济状况普遍不佳的情况下,中外双方对孔子学院的投入不但没有减少甚至还有所增加。2009年,中外双方共投入资金1.19亿美元,平均每所约40万美元;2009年共有专兼职教职工约3100人,其中中方1150人,外方近2000人。

  几年来,孔子学院建设快速发展,已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学习汉语和了解中华文化的园地和中外文化交流的平台,是加强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友谊合作的桥梁。世界各国建立的中国孔子学院,已经成为传播中国文化和推广汉语教学的全球品牌和平台。截至2010年10月,各国已建立322所孔子学院和369个孔子课堂,共计691所,分布在96个国家(地区)。孔子学院设在91国(地区)共322所,其中,亚洲30国(地区)81所,非洲16国21所,欧洲31国105所,美洲12国103所,大洋洲2国12所。孔子课堂设在34国共369个(缅甸、马里、巴哈马、突尼斯、坦桑尼亚只有课堂,没有学院),其中,亚洲11国31个,非洲5国5个,欧洲10国82个,美洲6国240个,大洋洲2国11个。

  孔子学院的作用和影响

  自从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建立以来,中国在全球建立的孔子学院数量和规模发展迅速,而且,一些孔子学院为了推动中小学的汉语教学,还在当地的中小学设立了孔子课堂。这些孔子学院(课堂)在北美洲、欧洲、亚洲地区的国家数量比较多,而在南美洲、非洲以及大洋洲国家的数量相对较少。这些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孔子学院(课堂)所进行的丰富多样的活动,在公共外交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并产生了重要影响,孔子学院的设立还拓展了中国的外交空间。

  首先,全球各地孔子学院推动了所在地区的汉语教学。孔子学院总部不仅为各地孔子学院提供了财力上的大力支持,还在师资和教材方面提供了重要帮助。2009年,孔子学院总部向109个国家派出教师2060人,向71个国家派出汉语教师志愿者2740人,还为49个国家培训外国汉语教师2.3万人,向114个国家2169个机构赠送教材、文化读物、音像制品及工具书等430多万册。

  第二,孔子学院增进了其他国家和人民对中国的了解。仅2009年,各国孔子学院就深入社区,举办各类文化活动7500多场次,参加人数达300多万,开发和形成了一批有特色的活动和项目,如“汉语角”、汉语速成班、中华文化或中国研究讲座等。这些活动无疑促进了其他国家人民对中国的认识,有助于他们进一步深入了解中国历史以及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理解中国的国内政策和对外政策。

  第三,孔子学院加强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教育文化交流合作。孔子学院采用的中外方大学共同合作的独特办学模式,为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大学提供了便利、深入的交流合作机会,成为它们重要的交流平台。此外,孔子学院的各种国际交流与合作活动,也促进了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对中国全面、客观、真实的认识。2009年,孔子学院总部组织和邀请了总共1400多名外国中小学校长和教育官员访华,共计3900多名外国青少年来华参加“汉语桥”国际学生夏令营、冬令营,“孔子学院奖学金”还资助了112个国家(地区)4100多人来华学习汉语。

  最后,孔子学院还拓展了中国外交的空间,为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双边外交提供了新的舞台,有利于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中国政府支持的教育文化交流活动虽然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就已经存在,但长期以来中国外交的重点一直是外国政府和官员,对外国公众尤其是普通公众的关注严重不足。以汉语教学活动为主的孔子学院的设立,大大拓展了中国外交的空间,为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外交提供了新的舞台。近几年来,孔子学院成为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问的重要日程之一。例如,2011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期间参观了芝加哥孔子学院;2011年1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访问英国时,在大英博物馆与几所孔子学院的学生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互动活动;4月初,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澳大利亚期间出席格里菲斯大学旅游孔子学院揭牌仪式;4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出国访问期间,在亚美尼亚参观了埃里温布留索夫国立语言大学孔子学院,在肯尼亚参观了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4月中旬,国务委员刘延东访美期间到俄勒冈州的波特兰为12所孔子课堂揭牌。

  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的设立和迅速发展虽然受到当地人们的欢迎,但也引起了一些国家的部分人士和政客的担忧。2011年2月,美国国会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出台的报告《美国的又一赤字:中美网络时代的公共外交》就表达了部分美国政客对中国在美国设立孔子学院的担忧。然而,该报告的内容却令人失望,它并没有实事求是地客观比较中美之间的教育文化交流活动,而是将矛头指向中国限制信息自由。然而,事实上,中国孔子学院虽然在美国发展比较快,迄今已经建立了大约70所,可是,孔子学院在美国立足也还不到7年的时间,主要是进行汉语教学和中国文化的推广。而美国在中国的文化中心虽然仅有5个,但美国政府对华实施的富布赖特项目与和平队(Peace Corp)项目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已经开始。孔子学院作为中国一种新的教育文化交流形式,无论是从规模上还是在水平上,还都无法跟美国的富布赖特项目和和平队项目相比。虽然孔子学院建立以来发展比较快,但总体规模距离美国的富布赖特项目还有着很大的差距。2009年孔子学院中外方共投入的资金为1.19亿美元,而2008年富布赖特项目美方共投入的资金就达到3.74亿美元。

  孔子学院作为一种新兴的重要公共外交形式,其所开展的活动加强了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对当代中国的了解,增进了中国与其他国家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构建和谐世界。

    作者:韩召颖 本文摘自《国关前沿通讯》微信公众号,原载于《公共外交季刊》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10007399号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