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本内涵  

磐石:“山东国学研习营—中华文化标志城报告会”演讲

来源:    时间:2008-12-31   【浏览字号:

      2008年711日,台湾著名学者带领的海峡两岸山东国学研习营一行40人到曲阜参观考察,参加中华文化标志城报告会,交流儒家思想及中华传统文化,并发起了在孔孟故里举办中华文化研习营活动的倡议。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领导就源远流长的齐鲁文化、博大精深的儒家思想、中华文化标志城有关情况等方面做了演讲,进一步阐述了“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基本概念和内涵。强调指出:有些舆论认为,“中华文化标志城”是要建一座“新城”,要花“300亿元”,而且称之为“文化副都”。其实这是一个误解。这实际上是把前期论证过程中个别专家所提出的一些意见、建议或论证方案,视为中华文化标志城既定的东西了。鉴于网上继续炒作所谓“300亿”的问题,建“新城”的问题等等,办公室已发表声明反复做了澄清,申明其不代表官方观点,任何基于所谓“300亿”的种种推论均与中华文化标志城无关。需要说明的是,“中华文化标志城”不是要建一座“新城”,也无须建设一座“新城”,而毋宁说它一座“心城”,是一个“精神文化空间”。

 

 

gx24.jpg

         

 

在“山东国学研习营—中华文化标志城报告会”上的演讲

                          2008711日)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下午好!很高兴与“山东国学研习营”朋友们,在孔子故里曲阜见面,讲学于洙泗之上,体会舞雩歌咏之美,探访儒家文化的发源地,与圣人作穿越时空的精神交流,探讨海峡两岸如何共同弘扬中华文化。几天来,“山东国学研习营”全体师生不辞劳苦,在山东各地考察了历史文化古迹,进行了文化交流。在此,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

借此机会,就山东有关情况特别是齐鲁文化、儒家文化,以及中华文化标志城的有关情况,向各位做个简单介绍。

一、关于山东和源远流长的齐鲁文化

山东省是我国东部沿海省份,素有“孔孟之乡、礼仪之邦”之称,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齐鲁先民创造了包括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在内的东夷文化,伏羲、炎帝、黄帝、少昊帝以及后来的尧、舜、禹等,都在这里留下了众多遗迹。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从这里入海,中华民族重要的精神象征泰山在这里崛起,伟大的思想家孔子、孟子等在这里诞生。山东是人口大省、经济大省和文化资源大省。全省总面积15.71万平方公里,人口9309万,有17个市、140个县(市、区)。近年来,山东努力构建和谐社会,民众安居乐业,各方面全面发展。

齐鲁文化是丰富多彩的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齐鲁”一名,因于先秦齐、鲁两国,到战国末年,齐、鲁两国文化逐渐融合为一体,由统一的文化圈形成了“齐鲁”的地域概念。这一地域与后来的山东省区范围大体相当,故成为山东的代称。“齐鲁”和“山东”都是历史上形成的地理名词,今天看来,二者所指地理范围基本一致,可以通用。“山东”一名,在历史上所指地域范围变化很大,原指崤山以东,到宋元时期,今山东地区才作为行政区划提了出来,直到清代才正式命名为山东省。

齐鲁文化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突出的历史贡献,展现出奇异的风采。大致说来,秦汉以前,曾为中华早期文明的发展做出过历史贡献;秦汉以后,齐鲁又作为儒家文化发源地——孔孟的故乡,在传承文明、固守传统方面,发挥了独特作用。

1、东夷文化—齐鲁文化的前夜

从东岳泰山周围到东海沿岸的广大区域,自古便有人类生息繁衍,这些古人类有人统称之为东夷。他们的一部分作为齐鲁先民,播下了文明的种子。他们所创造的文化,称为东夷文化或海岱文化。

考古发掘证实,东夷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在鲁中泰沂山区。早在四五十万年前的远古时代,齐鲁大地上就生活着与“北京人”同时代的“沂源人”。迄今所见沂源猿人化石及其后继者的旧石器遗址,几乎全都集中在泰沂山脉中段。此后在长达几十万年的漫长进化过程中,“东夷人”逐渐由山岭移居平地,下至距今3-1万年前后,已出土的细石器遗址成群分布在沂、沭河两岸的平原、台地和低山丘陵谷地上,从两河上源一直延伸至苏北。新石器时代,居于齐鲁大地上的东夷人已经创造出了灿烂的文化,而且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发展序列和特征鲜明的体系。这就是,从上起距今8000年前的后李文化,中经新石器时代早、中期的滕县北辛文化、泰安的大汶口文化和章丘龙山镇的龙山文化,下至夏及商代早期的岳石文化,前后跨越4000余年而延绵不断,组成了鲁南地区的中国史前文化的完整序列。

正如世界上的其它古老民族一样,在东夷文化阶段也有自己的传说人物。目前学界公认的有伏羲、女娲、少昊、颛顼、虞舜等。影响最大的是太昊、少昊两个血亲集团。太昊氏活动的范围据专家考证在今天的济宁、临沂一带,曾是其活动的主要地区。而少昊氏活动的范围,大体上与以上相近,而曲阜一带则是其晚期活动的地区。《左传》昭公十七年曰:“太昊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杜预注曰:“太昊伏羲氏,凤姓之祖也,有龙瑞,故以龙名官。”这说明太昊族以龙为图腾崇拜,是龙文化的开创者。《左传》又曰:“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这说明少昊族起初各部落各以一种鸟为图腾,后来发展到共同以凤为图腾,因而少昊族是凤文化的开创者。所谓“凤”,也像龙一样,是在长期的发展中,人们运用形象思维的方法创造的一种典型。在民族意识中,凤是英才,是瑞兆。

2、齐文化与鲁文化

自夏朝开始,山东进入奴隶制社会。商前期的五次迁都,有三次在山东境内。商朝建立后,山东仍是其统治的中心地区之一。西周初年,姜太公被封于齐,以治理夷人;周公被封于鲁,以拱卫周室。鲁居泰山之阳,都曲阜;齐居泰山之阴,都临淄。分封齐、鲁,标志着东夷文化之一部向齐鲁文化演变,宗周文化则在鲁国完整地保存下来。齐、鲁始封时,地方各百里,至春秋战国时期,经过数百年的兼并战争,两国疆域不断拓展扩大,基本控制了今山东地区。

由于这两个地方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以及先齐和先鲁文化的差别,一直存在着各具特色的两支文化。姜太公实行开明的文化政策,“因其俗,简其礼”,促成了东夷文化向齐文化的转变。与之相反,周公之子伯禽到鲁地后,“变其俗、革其礼”,推行重农抑商的周文化。

从治国理念上讲,齐文化尚霸道(尚武),鲁文化信王道(从文)。所谓霸道就是追求霸业,在国家的治理上追求富国强兵。所谓王道,主要是注重礼乐教化,重德保民。齐国从春秋时期开始实际上就是一个称霸不断的过程。春秋时期齐桓公称霸是最高峰,齐灵公时期,就把整个山东半岛统一了。到了战国时期,齐威王、齐宣王都是很有作为的国君。所以齐国总的来讲是追求霸业,追求富国强兵的。而鲁国一直追求的是礼乐教化。在治理国家上,齐国注重氏族管理,鲁国注重贵族管理。由于齐国是追求霸业,所以崇尚变革,怎么有利于国家富强,就怎么改革。鲁国比较注重继承,或者说是比较注重守旧。从治国理念来看,齐国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鲁国后来则逐步地衰落了。当然,从治国理念来讲,霸业不一定就比王道好,这要看当时的社会情况。到了汉代,就把霸道和王道合而为一了,所谓“霸王杂用之”。后代之国大多是既有霸道,又有王道。今天来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既吸收了鲁文化,又吸收了齐文化。

从经济发展模式讲,齐国重工商,鲁国重农业。而在哲学思想方面,齐国崇尚道学,鲁国崇尚儒学。齐国从姜太公开始,实际上就是不太过多地干预老百姓,所以汉学里才把姜太公列为道教之首。在学术风气方面,齐学重兼容,鲁学尚统一。所谓的兼容就是多家思想共存,所以重用各种学术,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鲁学崇尚一统,所以容易出大家。思想观念上,齐国人比较注重功利,鲁国人比较注重礼仪。

3、齐鲁文化的形成及影响

齐鲁文化是齐文化和鲁文化在发展中逐渐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具有丰富历史内涵的齐鲁文化,主要标志是孔子思想的产生。春秋时期,在齐国,齐桓公称霸,取得了辉煌的业绩,这也是齐文化大放光彩的时期。同时,是鲁国的礼乐文化大放光彩的时期。孔子的出现,既是宗周文化与东夷文化碰撞融汇的结果,也是鲁文化与齐文化及其他文化交流融合的产物。孔子的思想中心部分有两大命题,一个是“礼”、一个是“仁”。长期以来学术界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其中有一部分学者已经注意到,孔子“仁”的思想一个重要来源就是齐文化,因为东夷文化的一个传统思想就是“仁”的思想。可以说,孔子的思想,是在春秋时期齐鲁文化由两支文化向一个文化圈发展的过程中的一个结晶。

战国时期,以孟子两度游学于齐为契机,齐文化与鲁文化开始融合。孟子在齐国居住时间长达十几年,他的学术思想受到了齐学的熏陶。荀子在齐、鲁文化合流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荀子兼顾齐学,因而丰富和完善了自己的儒学思想,同时又通过学术交流,把他的儒学思想在齐国文士阶层传播开来。在诸如此类的背景下,齐文化和鲁文化走向融合,共同构筑了山东人的齐鲁文化。

以儒家文化为主体的齐鲁文化,本来是属于山东这一带的古代地域性文化。但是,秦统一天下后,为儒学走出山东创造了客观条件。汉代统治者“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最终奠定了儒学的正统地位,使齐鲁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有专家称“齐鲁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之核心和主体”。齐鲁文化影响了中国2000多年,特别是山东人和山东经济社会的各方面无不打上齐鲁文化的烙印。它所蕴含的超越历史的思想文化精华,对于当代社会仍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  

4、齐鲁文化的“精要”:一山一水一圣人

齐鲁文化的历史地位,人们常用“一山一水一圣人”来表述。近几年,又将这一句话更具体形象地表述为:泰山在这里崛起,黄河在这里入海,孔子在这里诞生。这三句话,或者说三个形象,很精准地概括了齐鲁文化的本质含义和重要贡献。所谓泰山的崛起,不仅因其自然景观的雄伟壮丽,还因为它是中华文化层垒堆积的一座文化大山。自上古以来的若干帝王,包括传说中的中华始祖炎帝、黄帝、尧、舜、汤以及后来的秦皇汉武等,之所以选择泰山作为祭祀天地的地方,以至于使其成为中华早期文明中一个上层文化活动的中心,就是因为在古代人们的观念中,泰山及周围一带是帝王事业的发祥地,泰山也是中华民族一个雄壮健硕的文化之根。黄河在山东入海,展示了“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势。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摇篮,是中华文明最早的发源地之一。在山东大地上星罗棋布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若干遗址遗物,就是这个文明之源的重要标志。孔子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圣人,孔子在齐鲁的诞生,无疑是中华文明史上重大事件之一。他所创立的儒家学说,是两千多年中华文明的核心和主干。

从更深广的层面上来审视齐鲁文化,它的价值所在,又绝不仅仅是“一山一水一圣人”。山东的名山,绝非一座泰山,中国最早的诗集《诗经》中那首脍炙人口的《东山》,写的就是当今的蒙山。《论语》中孔子提到的颛臾古国就在其山之阳,整个蒙山与其东部的沂山都是丰厚的文化名山。山上、山下及沂蒙山区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址,说明这里是组成齐鲁的若干文化中心区域之一。胶东地区的崂山、昆嵛山则是中国道教名山,也是历史文化名山,山上众多东夷史前文化遗址和秦始皇东巡及其后大量的文化遗存,昭示着这两座号称“海上仙山之祖”的东海名山文化堆积之厚。

山东的名河也绝不仅仅是一条黄河。以泰山为界,北有潍、淄,南有汶、泗。这四条河流及其流域一带丰厚的灿烂文化,曾孕育出著名的文明之邦齐国和鲁国。黄河是中华文明的母亲河,而这四条河流就是齐鲁文化的母亲河。山东的古文化遗址群,在这四河流域最集中,原因盖出于此。

被誉为“圣人”的孔子是伟大的,但产生于齐鲁的伟大人物却绝非孔子一人。自古以来,齐鲁大地名人辈出,如星汉灿烂。这里曾产生过许多杰出的思想家、科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和艺术家。在学术思想方面,有孔子、孟子、颜子、曾子、墨子、荀子、庄子、郑玄、仲长统等;在政治军事方面,有管仲、晏婴、司马穰苴、孙武、吴起、孙膑、诸葛亮、戚继光等;在历史学方面,有左丘明、华峤、崔鸿、马骕;在文学方面,有东方朔、孔融、王粲、徐干、左思、鲍照、刘勰、王禹偁、李清照、辛弃疾、张养浩、蒲松龄、孔尚任等;在艺术方面有王羲之、颜真卿、李成、张择端等;在科学技术方面,有鲁班、甘德、刘洪、贾思勰等;在医学方面,有扁鹊、淳于意、王叔和等。他们的思想、理论、智慧和学术成就,为我们留下了丰富多彩的齐鲁文化遗产,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对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齐鲁文化以其紧密契合社会现实的理论创新、俯仰天地的人文情怀、奋发有为的积极进取精神、经世致用的学术特点、与时俱进的时代特征,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或主干,鲜活地体现着中华文明的独特风采,传承发展着中华民族的不朽精神。

二、关于孔子和博大精深的儒家思想

孔子是儒家思想的创始人。经主要传承者孟子、荀子等的发展、丰富和提升,儒学成为从个人伦理道德、修身养性到统治阶级治国平天下一整套的理论思想体系,成为两千多年封建社会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思想,影响深广。中国的历朝历代,没有一个能超脱儒家学说的影响。尊师重教、尊老爱幼、仁者爱人、三省吾身、忧国忧民——每个生活在中国社会的人,包括反孔反儒人士,谁都不能说他的思想行为中找不到这些儒家思想的影子。因为儒家思想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是中国社会发展的产物,是中华民族古代社会那些具有普遍价值或被普遍接受的思想观念的继承。今天,社会上兴起的《论语》热和新儒学热,说明儒学仍为当今社会所需要,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我们不妨重温孔子的人生历程,体验他的崇高的精神境界和深邃的思想内涵。

第一,孔子的一生,折射出崇高的思想境界和精神追求

孔子公元前551年诞生于今曲阜的尼山(曲阜东南30公里)。他父亲早亡, 家境贫寒, 从小就好读古书,努力学习,常常“发愤忘食,乐以忘忧”。孔子以“好学不厌”的精神,获得了“礼乐射御书数”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成了一个博学多能的人。他在30岁左右,集夏、商、周三代文化之大成,创立了儒家学说,并开私学教育的先河,传播其思想和知识。50岁后他开始在鲁国担任些官吏,并且推行其学说和主张,但未得到采纳。孔子辞去官职,离开鲁国,带领弟子们周游列国,风尘仆仆,历时14年。在此期间,他受到过欢迎,也受到过冷遇,被隐者奚落,甚至被人围困,“累累若丧家之犬”,但孔子从未放弃自己的学说和主张。孔子68岁回到鲁国后,已具有很高的社会威望。他广招门徒,有教无类,相传一生培养了3000弟子,72贤人。他致力于整理古代文献,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很难设想,如果没有孔子这些劳动成果,古代中华文化会留下多大的空白。公元前479,孔子73岁时辞世。

孔子的人生经历,折射出中国仁人志士的精神道德追求和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境界。

1、品德高尚。孔子是一个教育家、思想家,但他首先是一个品德高尚的知识份子。他品德正直、乐观向上、积极进取,一生都在追求真、善、美,一生都在追求理想社会。他的精神品格,几千年来影响着中国人,特别是影响着中国的知识份子。

2、发愤忘食。孔子63岁时曾这样形容自己:“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当时孔子已带领弟子周游列国9个年头,历尽艰辛,不仅未得到诸侯的任用,还险些丧命。但孔子并不灰心,仍然乐观向上,甚至是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3、安贫乐道。孔子说:“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孔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在孔子心目中,道义是人生的最高价值,在贫富与道义发生矛盾时,他宁可受穷也不会放弃道义。

4、学而不厌。孔子以好学著称,对于各种知识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因此他多才多艺,知识渊博,在当时是出了名的,几乎被当成无所不知的圣人。但孔子自己不这样认为,孔子曰:“圣则吾不能,我学不厌,而教不倦也。” 孔子学无常师,谁有知识,谁那里有他所不知道的东西,他就拜谁为师,因此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5、直道而行。孔子生性正直,又主张直道而行,他曾说:“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史记》载孔子三十多岁时曾问礼于老子,临别时老子赠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这是老子对孔子善意的提醒,也指出了孔子的一些毛病,就是看问题太深刻,讲话太尖锐,伤害了一些有地位的人,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危险。

6、与人为善。孔子创立了以仁为核心的道德学说,他自己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富有同情心,乐于助人,待人真诚、宽厚。“己所不欲,毋施于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等,都是他的做人准则。

我们应该为中国有孔子这样的历史文化圣人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第二,儒家思想的特点和意义
     儒家思想博大精深,波及四海。其中有很多在现在看来仍然具有重要价值。

1、“仁者爱人”。儒家思想以“仁”为核心,成为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有价值的精神财富,是应该继承和发扬的宝贵遗产。对“仁”的思想,曲阜师大教授骆承烈说:“孔子的‘仁’,就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好了,人类社会就协调了。”儒家哲学注重人的自身修养,要与身边的人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对待长辈要尊敬讲礼貌。朋友之间真诚守信用,“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为官者要清廉爱民。做人有自知之明,尽份内事,“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统治者要仁政爱民,“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对待其他人要博爱,“幼吾幼,及人之幼。老吾老,及人之老”。对待上司要忠诚,“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对待父母亲属要孝顺,“父母在,不远游”。“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尊重知识,“朝闻道,夕死可矣”。善于吸取别人的长处,“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提倡人要到达温、良、恭、俭、让的道德境界。“礼、义、廉、耻、仁、爱、忠、孝”的基本价值观念,已经潜移默化成中国人日常行为的基本意识规则。中华民族礼貌友善、温良忠厚和勤奋耐劳的气质,也是在儒家的教化下逐渐形成的。

2、亲民爱民。孔孟提倡“仁政”,要求统治者爱惜民力。这种重民思想、民本理念,为古代开明统治者所采用,对当今社会仍具有借鉴意义。只有人民安定了,社会经济才会繁荣,国家才会富强。

3、和而不同。孔子“和为贵”、“和而不同”的思想,是我们建设和谐社会的历史文化渊源。这种思想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人与人、人与自然乃至国家与国家都要和谐相处。当今世界,和谐稳定、共同发展,体现了孔子“和”的思想精髓。“和合”这个古老的命题,在今天仍然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对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和谐社会仍具有现实意义。

第三、儒家思想不仅影响了中国,也影响了亚洲乃至世界

儒家思想自秦末汉初就开始传入亚洲国家,至今仍在这些国家产生着影响力。早在400多年前,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就把儒学经典翻译成拉丁文介绍到欧洲。儒学对许多国家,特别是1819世纪的法国影响很大,法国伟大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就对孔子推崇备至。1844年,美国著名学者爱默生称“孔子是中华教育的中心,是哲学上的华盛顿”。1772年,英国出版的《世界历史名人录》,孔子名列榜首。1988年,诺贝尔奖得主齐聚巴黎在《巴黎宣言》中写道:“人类如果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2540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联合国大厅里就写着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目前,孔子学院在全世界已经有数百家。面对工业文明造成的弊端,“天人合一”、“仁者爱人”的深刻而富有人情味的思想,成为西方学者寻求博爱回归自然的重要路径。儒家思想以其独具特色又超越时代的深刻内蕴,正被各国学者重视、研究和发掘。  

三、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

今年31日,山东省在北京召开“中华文化标志城创意规划方案征集新闻发布会”。下面,向朋友们介绍一下中华文化标志城的有关情况。

第一,中华文化标志城的由来

中华文化标志城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了,它的提出具有深刻的历史背景和文化背景。

二十世纪末,随着全球化浪潮的不断冲击,如何恢复继承、保存提升、弘扬发展我们的中华优秀文化就成为摆在每一个中华儿女面前的重大问题。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呵护传承中华民族五千年来形成的核心价值观、核心精神理念、核心道德信仰,彰显中华民族多元一体优秀文化的精神内涵和艺术魅力,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成为当代中国人的神圣使命。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主席在“对台关系八项主张”中指出:“中华民族儿女所共同创造的优秀文化是始终维系全球华人的精神纽带,同时也是促进祖国统一的重要基础”。随后,江泽民主席在美国哈佛大学做了重要演讲,又进一步阐述了“文化纽带”的思想。根据这一思想,钱其琛副总理提出通过系统地研究、树立和推广有深层文化内涵的文化标志物以增强中华民族文化凝聚力的意见。根据这样一些重要思想,我国八个民主党派组建了“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组委会,具体负责实施华夏文化纽带工程。

中华文化标志城这个概念就是在这么一个背景下提出来的。它是维系中华民族团结统一、增强民族凝聚力,深入研究、发掘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进一步增强中华民族、中华文化软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种探索和尝试。

第二,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内涵与实质

有些舆论认为,“中华文化标志城”是要建一座“新城”,要花“300亿元”,而且称之为“文化副都”。其实这是一个误解。这实际上是把前期论证过程中个别专家所提出的一些意见、建议或论证方案,视为中华文化标志城既定的东西了。鉴于网上继续炒作所谓“300亿”的问题,建“新城”的问题等等,办公室已发表声明反复做了澄清,申明其不代表官方观点,任何基于所谓“300亿”的种种推论均与中华文化标志城无关。

这里需要向朋友们说明的是,“中华文化标志城”不是要建一座“新城”,也无须建设一座“新城”,而毋宁说它是一座“心城”,心灵的“心”,或者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一个带有某种“虚拟”性质的“精神文化空间”。用一座“虚拟的城池”,把这方净土上无比丰厚而珍贵的人类遗产,包括物质的与非物质的,可移动的与不可移动的,地下的与地上的,6000年前、5000年前、3000年前乃至近代的,完整地、无条件地保护起来,使它们不致受到快速发展的城市化、现代化进程的侵蚀,而是使二者能够有效地统一起来,恰恰是中华文化标志城的最为核心的理念。这一核心理念,是和舆论的主流意见完全一致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华文化标志城”也可以说是区域性、整体性文物保护理念的一种探索和创新。

当然我们需要创意,但这些“创意”首先应着眼于如何对这一区域的所有文化遗产进行整体性的保护,着眼于对各种文化资源的文脉梳理和有效整合。如果需要一些必要的新的文化设施,则要经过充分而广泛的论证,而且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提升作用,决不是也毫无必要成为一座“新城”。

那么,究竟什么是“中华文化标志城”?或者要建设什么样的“中华文化标志城”?在这里,需要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项目有关意见的通知》精神,对“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基本概念作一阐释。

所谓“中华文化标志城”,实际是以曲阜、邹城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为依托,以“四孔”、“四孟”等古文物、古遗址为载体,以把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融为一体为建设方向,使之更加具有中华文化标志意义和德化、教育、纪念、展示功能的独特的精神文化空间。

说它是“城”,是因为它确实具有“城”的形态,而且是以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以及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等大型聚落遗址群,商奄故城、邾国故城、鲁故城、汉故城、宋故城、明故城、邹县故城等若干座历史故“城”为支撑。作为精神文化空间特征的中华文化标志城,其骨架和雏形已然存在,是历经数千年的历史积淀而成,而并不是一座“新城”。

在黄帝之丘、少昊之墟、商奄之都、邹鲁之地、孔孟之乡这个独特的精神文化空间里,按照国家发改委《通知》的说法,“遍布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儒家文化底蕴最为密集的区域,许多古建筑、古遗址早已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标志”。“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组委会的调研结论也指出,这里是中国少有的文化区位组合,其所构成的文化空间本身就具有重要的文化标志意义,早已是中华民族认同并共有的精神家园。

因此,规划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就是在现有文化空间里,对“早已是中华文化重要标志”的历史文化遗产加以保护提升,对高度关联、相拥而坐的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进行文脉梳理和资源整合,使它们进一步融为一体,发挥更大的文化作用,绝不是也无需抛开故城另建新城。

在这里,规划一处街区,美化一道山梁,整治一条河道,进行一项文化活动,都是“中华文化标志城”建设的组成部分。人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就是在为这座文化之城、精神之城添砖加瓦。这是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一体化发展的更高要求,是保护整合展示密集分布、堆积叠加且历史文化价值巨大的重要文化遗产、建设新型文化城市的一种探索。这样的常规性建设工作要做得更好,起点和要求更高。

这应该是一座文化之城、心灵之城、精神之城。人们来到这里,如果思想上能够得到升华,心灵上能够得到净化,情感上能够得到提升,能够体会到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那么,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第三,工作进展情况

1、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目前,编制完成了《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区域历史文化遗产抢救、保护与修复工程项目规划》(草案),建立了《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库》,开展了曲阜、邹城两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统筹修编的前期工作,对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区域内的一批古建筑、古遗址实施了重点保护与维护修复工程。同时,利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机会,对规划区域内的所有文物进行详细调查、收集资料、建立数据库,为下一步的保护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2、环境规划与治理保护工作。环境整治工作主要包括生态维护、山体修复和水系改造。济宁市政府已经发布了《关于加强九龙山区域保护管理的通告》,以地方法规的形式明确了对九龙山规划区域的保护。启动“情系文化标志城、绿化美化九龙山”大型主题系列活动。开始进行《九龙山山体恢复、水系营造和生态建设总体规划》。目前正在组织各方面专家进行论证评审。

3、人文软环境提升工作。一是积极参与和推动“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促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儒家思想及齐鲁文化的研究。二是策划开展“尼山文化论坛”、“不同文明对话”等多种形式活动。三是充分利用一年一度的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世界儒学大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孔子教育奖”颁奖盛典、中国(邹城)国际母亲文化节、山东(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等一系列节会活动,做好与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相结合的文章。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中华文化标志城应该是一所温馨的精神家园,首先应该存在于全球每个华人的心中。我们要把它建设成一个独具特质、令人神往的文化胜地,使全球华人不管是谁,到了这个地方都有根的感觉、家的情怀,到了这个地方可以思接千载,跨越时空与古人对话、与智者交流。为了这座“心城”,我们将用“心”去建造它。

“胜日寻芳泗水滨”。在这块古老而充满文化气息的土地上,在这个“邹鲁学子”寻根问祖之地,在这个独特而温馨的精神家园,共同发掘整理并弘扬光大中华民族悠久而伟大的文化传统,是我们两岸炎黄子孙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真诚希望朋友们积极献计献策,共同传承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共同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谢谢大家。

                              (磐石)

 

  ****相关链接****

 

 

海峡两岸山东国学研习营在孔孟故里交流访问

20080712

 

 你好台湾网 712    711,由台湾著名学者、欧亚大学校长龚鹏程教授带领的海峡两岸山东国学研习营一行40人在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孟子的故乡山东曲阜、邹城考察历史文化名胜。

 

  当天下午,在曲阜杏坛宾馆举行的中华文化标志城报告会上,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负责人对海峡两岸山东国学研习营在山东成功举办表示祝贺,对来自海峡两岸的大学生表示欢迎。他向海峡两岸山东国学研习营成员介绍了孔子的主要学说,介绍了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的相关情况,与研习营师生畅谈交流儒家思想。济宁市委副秘书长向来宾介绍了济宁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情况。受到了研习营师生的热烈欢迎。  

   

会上,山东国学研习营师生在曲阜向海内外学子发起了在孔孟故里举办中华文化研习营活动的倡议,吁请海内外学子以师友讲论、生活体验、参观摩娑遗迹、徘徊沉吟古物等方式,深入理解并感受中华文化之内涵。”“结合两岸三地之经验与智慧,配合在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及各国研究中华文化的学府,必能使曲阜、邹城再度成为新的光源,影响及于全世界。

      
海峡两岸山东国学研习营由台湾龚立逑教育基金会、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办,山东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协办。研习营由来自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及大学师生组成,他们75抵达山东后已在济南、泰安、聊城等地访问了山东大学、聊城大学并考察历史文化名胜,还将到枣庄、临沂等地,体验中华传统文化,开展文化交流活动。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10007399号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