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统文化  

唐人街

来源:    时间:2012-02-27   【浏览字号:

    唐人街也被称为华埠或中国城(Chinatown),是华人在其他国家城市地区聚居的地区。唐人街的形成,是因为早期华人移居海外,成为当地的少数族群,在面对新环境需要同舟共济,便群居在一个地带,故此多数唐人街是华侨历史的一种见证。在唐人街多数会看到很多唐人餐馆,而餐馆和洗衣铺皆为早期华侨主要的营商行业。一些历史较悠久的唐人街,皆位于移民城市的旧区,环境会较为挤迫,治安和种族问题亦是某一些华埠要面对的问题。多年来,凭着、随着华人的富裕,华侨在外国的地位渐渐提高,新一代的华人移民会选择移民城市的其他地区居住,一些唐人街亦出现华人人口迁离﹑人口老化的现象。现在很多地方,唐人街已经成了中华文化区的代名词。无论商业,还是娱乐,以及各种文化设施,都是体现东方华夏色彩的。并没有华人聚居地的本意了。

    唐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强盛的朝代。在海外的华侨、华人往往称自己是“唐人”,他们聚居的地方便称为“唐人街”。美国最大的“唐人街”在旧金山。旧金山的“唐人街”始于1850年前后。当年开发美国西海岸的华工初来异国,人生地疏,言语不通,因此他们便集中住在一起,团结互助,休戚与共。起初,他们开设方便华工的小茶馆、小饭铺,接着是豆腐坊、洗衣店等等,逐渐形成了华工生活区。后来,越来越多的当地人,也经常光顾这里,他们称这里为“中国镇”,爱上了这里的中国饭菜。后来,“唐人街”成了繁华街道,街上除了饮食业外,刺绣、中国古玩等也都在当地享有盛名。同时,唐人街办起了华人子弟学校,从事中文教育。还有各种同乡会、俱乐部、影剧院等,成了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的特殊街区。每逢春节,这里均耍龙灯、舞狮子,爆竹声中除旧岁,保留着中国传统的种种风俗。事实上,唐人街遍及世界许多地方,只是有的地方不这么叫就是了。

    唐人街最早叫“大唐街”。1673年,纳兰性德《渌水亭杂识》:“日本,唐时始有人往彼,而居留者谓之‘大唐街’,今且长十里矣。”1872年。那一年志刚在《初使泰西记》中有:“金山为各国贸易总汇之区,中国广东人来此贸易者,不下数万。行店房宇,悉租自洋人。因而外国人呼之为‘唐人街’。建立会馆六处。”1887年,王咏霓在《归国日记》中也使用了“唐人街”:“金山为太平洋贸易总汇之区,华人来此者六七万人,租屋设肆,洋人呼为唐人街。六会馆之名曰三邑,曰阳和。”王咏霓的这句话与志刚的差不多。在这之前,王可能看过《初使泰西记》,因此,他在这里沿用了志刚的“唐人街”。“唐人街”是粤人华侨自创的名称。1875年,张德彝在《欧美环游记》中就称唐人街为“唐人城”。张通英语,英语称唐人街为Chinatown。其实,在这以前,张德彝更为直接,他将Chinatown直译为“中国城”,如《航海述奇》(1866年):“抵安南国,即越南交趾国……再西北距四十余里,有‘中国城’,因有数千华人在彼贸易,故名。”1930年蔡运辰《旅俄日记》:“饭后再赴旅馆,新章五时亦至,候余甚久,公事毕,同游中国城。城在莫斯科中心,女墙高底,完全华式,华人名之曰中国城。”今人李欧梵有一篇有关唐人街的随笔,题目就叫《美国的“中国城”》(1975年),文章说:“唐人街是老华侨的温床、新华侨的聚会所。也是美国人眼里的小中国。也许我们应该把唐人街的英文原名直译过来,干脆称它为‘中国城’(Chinatown),可能更恰当一点。”但不管怎么说,现在“唐人街”还是要比“中国城”常用。
    在海外,与华侨华人联系最密切的一个词,恐怕就是“唐人街”了。2000年来,随着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以及海外华侨华人在所在国的落地生根,唐人街也在发生变化:高档公寓的兴建、华埠的扩张、非华裔人群的入住以及唐人街社会功能的变化等等,都不禁引发了人们的思考。2000来,唐人街的变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成为一个新的话题。在美国纽约的华埠,一幢幢崭新的高级公寓正在拔地而起。已经有5栋高档公寓在华埠建成,还有8栋正在兴建中,这些公寓的价格平均为每平方英尺1000美元。唐人街以往一直被认为是中低层人群聚居的生活区,随着一系列高档公寓的落成,唐人街的形象也在发生改变。除了高档公寓的兴建,华埠的变化还体现在其界限的模糊上。2008的华埠已经向四面八方扩展。在纽约,北至小意大利区,南至河边码头,西至苏豪区,东至格林威治村。华人面孔和华人开设的商店、餐馆逐渐“占领”了东城。华埠走向贵族化和向周边地区扩张似乎已成为一种趋势。不过,唐人街的变化还不仅仅如此。从最初的单纯的居住区,到繁华的旅游区和商业中心,唐人街的功能也在发生变化。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官方网站的“购物指引”一栏,安特卫普唐人街被推荐为值得一游的场所

    功能的变化使得唐人街的消费群体发生了变化。安特卫普的唐人街是比利时第一条被正式命名的唐人街,地处安特卫普市中心,街道两旁有40多家中国公司和商行。来往于此的商人和游客逐渐成为其主要消费群体,他们或是到此品尝中餐的美味,或是体验东方文化的韵味。功能的变化还体现在经营业务的变化上。除了传统的餐饮等行业,各地唐人街的华人也开始经营旅店、各种进出口业务、保险、会计事务所、专卖店、免税店、影视商店等各项业务。商品种类也不再局限于经营中国商品,开始引进世界各地的商品,满足华人以外的消费群体。唐人街的人群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一方面是越来越多在唐人街出生、长大的华侨华人走出唐人街,融入当地社会;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非华裔入住唐人街。他们中不乏专业人士,从事律师、医生、设计师等工作。居住人群的变化必然会对原有的区域生态产生影响。

    唐人街的坚守:事实上,在唐人街里一直延续着特有的生活方式和人际交往模式。走在唐人街上,你一定会恍惚不知身在何方。一块块汉字标牌,各种风味的中餐厅,以及出售中国传统工艺品的商店随处可见。超市里大到中国产的桌椅板凳,小到针头线脑,一应俱全。倘若你到唐人街购物或是用餐,更是能体会到中国式的“人情味”。或许是因为都是北方老乡,在买韭菜或是豆腐干的时候,老板总会额外的多添一点;或许是因为同是“黄面孔”,餐桌上也常常会得到额外奉送的一大碗“例汤”。各种传统节日和传统习俗,也由华侨华人在唐人街上世代延续。在曼谷唐人街过春节,可以看到舞动的长龙瑞狮,虎鹤双形拳、南拳等中国传统武术表演;可以看到居民烧香点烛拜祖宗、拜神灵,祈求幸福与吉祥;可以看到“中国红”染红唐人街的各个角落;还可以品尝到地道的中国年夜饭。浓郁的年味,恐怕连中国人也不能不为之惊叹、感慨。对留学生和华侨华人来讲,唐人街延续的是他们精神上的“根”。著名学者李欧梵曾著文描写在美国的日子,文中就写道:到了美国以后,住在距纽约不远的一个小镇上,纽约的“唐人街”成了我每月朝圣的新“麦加”。每一个月中,我总要抽空去一两次,总在周六或周日,也是一早搭车去,看一两场中国电影,吃一两顿中国馆子,到中国书店里逛逛或买几本书,也会觉得生活充实了不少。唐人街在我生活的边缘,然而也往往会成为我心灵中的重镇。去国已久的中国人,常常会不约而同地到唐人街买东西、吃馆子,外国人每逢礼拜天上教堂,中国人则上唐人街。在外国人眼里,唐人街是“小中国”,它延续的是中华文化。对外国人来说,唐人街是认识中国的第一步。

    唐人街的回答:不难看出,唐人街的变化似乎不能避免。一位在勃鲁克念书的留学生认为,唐人街不可能只是一个封闭的、与当地社会完全隔绝的小圈子,它必然要受到西方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冲击。而且,随着华侨华人在所在国的落地生根,唐人街从社会文化的边缘移向主流,唐人街发生的种种变化都是十分自然的。与此同时,生活或是曾经生活在唐人街上的华侨华人们也在以不同的方式,延续着唐人街的精神或是文化。这使得变化了的唐人街依然具有强烈的文化识别特质。李欧梵说,如何在文化交汇中保持住自己特有的文化特色,才是关键问题。从美国唐人街走出的新一代华侨就做了不少事情,他们访问年老的华侨,拍摄唐人街的记录片,并出版刊物。这在美国社会上产生了若干积极影响,不少大学纷纷成立“美籍华人”研究中心。当唐人街成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的时候,它就有了更为深远的影响。唐人街的变化从一个角度折射出中国人移民海外的历史足迹,从唐人街的发展、变迁可以看出华侨华人在求得自身发展的同时,为所在国的繁荣作出贡献的点滴。变化会给唐人街带来什么?变化了的唐人街又会走向哪里?唐人街的人们会在变与不变之间作出怎样的坚守与选择?这些,恐怕才是唐人街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项目建设处 辑录)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返回页面顶部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山东省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
鲁ICP备09026934号-1 网站技术维护: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